零点看书 > 重生麻辣小军嫂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叛逆的儿子 一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叛逆的儿子 一

    “米乐,你在干嘛呢?”端着一盘水果的寇溪敲了敲女儿的房门,笑眯眯的将水果放在她书桌旁。. .发现米乐并没有再写作业而是拿着铅笔在一张漂亮的信纸上涂涂写写。
  
      “给姐姐写信!”米乐反手一扣,像是有什么秘密不能诉说一样。
  
      寇溪好笑道:“你跟姐姐可以天天打电话,还写什么信啊,可真逗!”
  
      自从两年前,霍大贵去世。顾沉便更觉得生命无常,更应该珍惜能够在一起的日子。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说服寇德旺的,总之一家子从省城搬到了沈阳。只可惜省队不放人,不能将牛牛一并给调过去。好在只要有休假的时间,顾沉便亲自开车去接牛牛回家。
  
      “妈,你知道么?千禧年会有大灾难,那是世界末日!”米乐神秘兮兮的对寇溪说道。
  
      “所以,你们姐俩在商量关于世界末日的事情?”寇溪好笑的摸了摸女儿的头:“你可真的是多此一举,妈妈告诉你,这个世界有没有世界末日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世界末日绝对不是2000年。”
  
      “哎呀,跟你说了你也不懂!”米乐一把推开寇溪头,盯着她微凸的小肚子满面愁容:“你还是想想,什么时候跟哥哥说吧。咱家又要有老三了,肯定是个淘气鬼会把我哥累死的!”
  
      寇溪摸着微凸的小肚子,轻轻地坐在女儿的床上,笑着看着米乐:“你以为老三会跟你一样幸运?等他出生的时候,你哥没准进了国家队呢,训练更忙。恐怕一年到头都看不见人影。以后教育老三的责任就落在你的头上了,谁让你整天嘀咕你爸,生个弟弟妹妹给你玩。好了,妈现在要给你生了,我看你要是不管他的。”
  
      米乐撇撇嘴吧:“哼,我说我要个妹妹。你要是给我生个弟弟,我可不管的。弟弟都很烦人!”
  
      寇溪瞥了女儿一眼,没好气:“生儿子生女儿那是我做不了主的,能生就不错了。”母女二人每天都会为了这个话题纠缠一番,这会儿寇溪指着果盘道:“今天的苹果特别甜,你都吃了。唉,兜兜以前最爱吃苹果的,这孩子也不知道现在啥样了。”
  
      “姐姐现在一点都不好!”米乐转过身,抱着盘子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对寇溪说道:“大姨现在管姐姐惯得特别严。”
  
      “你大姨现在是望女成凤,哪像我们家。”寇溪没好气的咬牙切齿指着屋子外面:“有两个没正事儿的给你撑腰,让你一天天的没个规矩!”
  
      “哎呀,你别老是说我,我跟你说正事儿呢。”米乐嘟着嘴巴撒着娇,走到寇溪身边靠在她身上:“妈,你有空给大姨打电话劝劝她呗。姐姐都要被她弄疯啦!”
  
      “什么意思?”寇溪一头雾水:“怎么就弄疯了?你大姨现在管着两家文具店,怎么还惹了你们了?”
  
      当年寇溪离开省城的时候,将文具店的经营权转让给王雅芝。店里面雇的人也都成了老手,王雅芝不用每天看着这个店。因为这家店远近驰名而且依旧每年拿着政府的采购项目,所以寇溪从来不担心王雅芝会把这家店经营倒闭。而王雅芝在自己买的房子附近开了一家店,那家店一半经营文具用品一半贩卖练习册。偶尔来了一批新的练习册,王雅芝还会跟那所初中的老师联手推荐给学生买,顺便给老师一点回扣。两年来,王雅芝一个人赚钱比一般的双职工还要多。
  
      “我姐还是想学跳舞,我大姨现在给她断了。不仅断了,周末还给她报了好几个补课班,从早到晚都没有歇着的时候。”米乐嘟着嘴巴:“我姐说就礼拜五早放学,还得跟着我大姨去澡堂子搓澡去。想要跟同学上个街都不行!”
  
      “小孩子家家的上街干什么?”寇溪自然是站在王雅芝身边的:“你大姨不说了么,她也想供兜兜学舞蹈。可是实在是没有时间,我们又搬到了沈阳了没有人管那一摊子。你姐出去比赛出去演出,不得有人跟着吗?你大姨不用挣钱不用上班的?”
  
      陪孩子学艺术,付出的不单单只有金钱。大家都知道学乐器费钱,难道学美术学围棋学舞蹈就不费钱了么?越想要考好的艺校,这个钱就花的更夸张。以前寇溪是不知道,后来她发现了牛牛在滑冰上还蛮有兴趣很有天赋的。一开始就当个兴趣来给孩子玩,最初的想法就是分散他的注意力却没想到牛牛会走上专业速滑这个项目上来。
  
      专业运动员所付出的努力,远远超过了寇溪自己的设想。高考那叫万人走独木桥,而奥运金牌何止万人在争夺啊?
  
      寇溪很担心牛牛努力了一场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毕竟奥运冠军那是凤毛麟角。她自己因为认知的原因,已经走过了一次弯路。好在牛牛本身天赋异禀而且训练刻苦,他自己的教练都很有信心觉得他一定会冲进国家队。
  
      但是兜兜不一样,兜兜本身对舞蹈是十分的喜爱的。可是在舞蹈上下的苦工不够,如果当初顾沉托人将她送进了文工团当兵。这件事就另说,可是王雅芝不希望孩子走艺术的那条路。她舍不得孩子吃苦,更没有时间陪着孩子到处比赛。
  
      “兜兜知道这些事么?你大姨可能没有跟姐姐说过,她不是不让你姐姐学舞蹈。只不过没有办法让你姐姐通过舞蹈考大学,她承担不起。家庭原因吧。不过呢,妈妈也知道,有很多人年幼的时候没能够有机会跳舞。等到她长大了自己赚钱了,因为热爱舞蹈所以又回到了舞台上。这样的事情也很常见!”寇溪只能这样安慰女儿。
  
      “根本就不是!”米乐气的鼓着腮帮子:“舞蹈只是其中之一,是我大姨现在对我姐姐的态度。根本就像是看着犯人,我姐姐过得一点都不开心。”
  
      “为什么不开心?”寇溪好奇:“你姐姐不缺吃穿,也没有控制零花钱,我看你们就是为作新词强说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