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风流乞丐村医 > 第54章有种你出来

第54章有种你出来


  李微丽这个气啊,老娘不就是想吃一口小鲜肉吗,咋就这么难呢,偏偏这个时候提我家里那个死鬼,这不是给老娘上眼药吗。
  气得不要不要的李微丽伸手就抄起一个苍蝇拍,对着齐盖就抡了过去。
  “哎呀……微丽姐,你咋说翻脸就翻脸呢,我没说啥吧,哎哎哎……微丽姐你还真打啊,别打别打,不帮忙就算了,买个电话卡还得挨顿揍,真不划算……”
  李微丽在后面追,齐盖就到处跑,反正就是不出屋,这要是跑出去,再让李微丽满村子撵,前一阵子才刚发生了薛得财欲出重金购买李微丽的陪睡服务,被李微丽挠成了花脸,现在自己再被李微丽抡着苍蝇拍撵的满村跑……
  里屋的秀芝赶紧抱着媛媛就出来了,正好齐盖跑了过来,就躲在了秀芝背后。
  “行啊,齐盖你有种别躲女人背后,你出来,看老娘不拍死你。”
  李微丽生气是生气,却还没气昏头,还好没劈头盖脸的连秀芝也打了。
  “二姐,这是咋啦,我表哥欺负你了?表哥,你说你……”
  “妹子啊,表哥冤枉啊,真是比窦娥还冤哪,我就是想请福安哥在县城帮我买个电话卡,还没说完呢,你二姐就翻脸了。”
  李微丽当然听清了齐盖说的买电话卡,也就明白了齐盖为什么要她给老公打电话了,打电话是说买电话卡的事情,看来是自己误会了。
  误会了又怎么了,老娘高兴,就想揍你一顿,再讨论讨论女人不讲理的时候吧,女人不讲理的时候呢,如果已经发展到了火山爆发的层级,还是赶紧回避的好。
  “那个……妹子,你转告你二姐,让二姐夫帮忙从城里买两个手机号码回来,移动、联通、电信都行,咱村哪个信号好就买哪个,钱我回头给……”
  借着秀芝的掩护,齐盖向门口撤退,李微丽被秀芝挡着,苍蝇拍又拍不下去,气得直跺脚。
  “齐盖,你还是不是男人,躲在你女人后面干什么,你出来,你出来让我抽两下,我就给你二姐夫打电话。”
  眼看着齐盖就要退出了超市门口,李微丽突然把苍蝇拍一扔,一扭屁股走回了收银台,抄起电话就拨了出去。
  “喂……你再回来的时候,给买两个手机号码回来,要挑两个好一点号,我有用,有啥用?你不用管,啥?现在手机号码都是实名制,你就用你的身份证买,咋啦,还怕有人害你啊,记住了啊,要是没买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齐盖就拉着秀芝站在超市门口,听到李微丽打完了电话,赶紧松开了秀芝。
  “二姐啊,谢谢啊,我先去啦,办完事就过来接秀芝。”
  说完转身就往门外跑,李微丽追出了超市,看到了大路上有其他的村民,就站住不追了,叉着腰对着齐盖逃窜的方向喊了两嗓子。
  “你站住,别跑,……,哈哈哈,看把你吓得,快滚,滚滚滚,秀芝今晚跟我睡,不回去了……”
  “二姐,你这是咋啦,我表哥这是占你便宜了是吧,看你恨不得吃了他一样。”
  秀芝抱着媛媛走了出来,用胳膊肘在李微丽的腰眼上拐了一下。
  “咋啦,心疼你情哥哥啦,二姐我就是看他不顺眼,一看见他就想咬他两口。”
  李微丽勾着秀芝的脖子,一脸的媚意。
  “呦呦呦,还咬两口,二姐你舍得吗,看你恨不得投怀送抱的样子,就是咬,那也是咬……”
  秀芝用肩膀拱了一下李微丽,一脸的挪揄。
  “啊……小浪蹄子,说,你是不是经常咬……”
  李微丽把手伸进秀芝的胳肢窝,挠起了秀芝的痒痒。
  “哎呀,二姐你别冲我来啊,咯咯咯,痒死了……别别别,别把媛媛摔了,啊……表哥,你怎么回来了……”
  秀芝赶紧想躲,无奈抱着孩子,怎么也躲不过,就故意朝齐盖逃跑的方向喊了一嗓子,趁着李微丽回头看的功夫,转身跑回了超市。
  “好啊,你敢骗我,抓不到你男人,今天就拿你出气了……”
  …………
  里屋,媛媛被放在一个纸箱子里自己玩儿,李微丽家里没有摇篮,早就不用那些东西了。
  大床上,两个女人一上一下,确切的说,是一个女人压着另一个女人。
  “说,二姐你是不是对我表哥有什么非分之想,羞不羞,你自己有老公,还……”
  没想到,占了上风的居然是秀芝,两个女人都气喘吁吁的,头发也乱了,衣襟也都掀开了一大块,白花花的一片,不对,是白花花的两片。
  “你等着,你个小浪蹄子,哎呀……疼疼疼,想不到三妹你这么大力气,快放开,一会儿美珠和根隆进来就不好了。”
  “嘻嘻,现在知道不好了,晚啦,快,老实交待,你啥时候看上我表哥了。”
  “还你表哥,得了吧,啊……你敢掐我……你俩早就睡到一个被窝里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
  “睡一个被窝咋啦,你干看着,没的吃,哈哈哈。”
  “哼哼哼,你等着,早晚给你抢走……”
  ~~~~~~~~~~~~~~~
  崔龙兴今天很高兴,平时不怎么喝酒的他,今天也喝了不少,崔囡囡在一旁几次想开口劝老爸别再喝了,又看了看齐盖,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齐盖,酒量可真大,几乎是所有人都在敬他酒,这家伙是来者不拒,都喝趴下好几个了。
  李顺发是第一个就喝倒的,接着是县医院一起来的两名医生,现在就剩下李福田和崔龙兴还在跟齐盖拼酒了,也不是拼酒,是车轮战。
  崔囡囡觉得是时候自己出场了,再不出场,怕是老爸也要喝趴下了。
  “齐大夫,来,本来今天我不喝酒的,看大家伙这么高兴,我也敬你一杯。”
  崔囡囡够狠,直接拿了两个口杯,倒满了白酒,大概有接近三两,一杯放在了齐盖跟前,另一杯自己端起来,一饮而尽。
  李福田眼睛都直了,真心佩服城里来的啊,女人都这么能喝,口杯啊,直接就干了,不过,这明显是乘人之危了吧。
  崔龙兴用手抚了抚额头,忍不住想笑,自己这个宝贝女儿天生对酒精无感,喝多少都跟喝水一样,只会觉得胀肚子,从来没喝醉过,看来想要灌翻齐盖,还真得宝贝女儿出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