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星战末世 > 第八百零二章 坚强之帽

第八百零二章 坚强之帽

    "情况怎么样了?"
  
      "副会长,他们将法尔纳巨虫击退了,现在法尔纳巨虫已经逃入了那大裂缝当中。"
  
      "这样啊……"亚伯歎了一口气,这个结果他也想到了,所以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
  
      "那么双剑流的实力怎么样?"亚伯又突然问道。
  
      "副会长,我亲眼看见那个家伙将那怪物给击飞了,我的老天!不过即便是这样,我感觉他的实力弱了好多,如果依照当初双剑流与我们战斗时的那种实力的话,完全是有可能将法尔纳巨虫干掉的,但是双剑流只将其击退。"
  
      "很好!那么就说明,双剑流无法再次变得像那时候一样强大,虽然不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法尔纳巨虫帮我们试出了双剑流的底细。荷鲁斯,我会派人过去和你接班,在此之前监视住双剑流的一举一动。"
  
      "是!副会长!"
  
      "双剑流,看来那并不是你的力量啊!"关掉了和荷鲁斯的联繫之后,亚伯露出了一个微笑,果然和他想的一样,在与他们大战时,洛天幻那恐怖的实力并不是洛天幻他自己的。或许对于亚伯来说,虽然神州队无一人伤亡,而将法尔纳巨虫击退,这并不是一个坏消息,至少他试出了洛天幻的底细。
  
      了解到洛天幻应该无法再使出那可怕实力之后,剩下的就是计划着怎么除掉洛天幻,以及洛天幻的神州队。目前对于神州队的庇护所所在位置,亚伯,已经确定,但是根据荷鲁斯的消息,想要攻破那庇护所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唉,真是麻烦!"
  
      ……
  
      采集完资源之后,神州队众人立即利用传送石返回庇护所,将那些采集到的资源用于升级庇护所。虽然说遭遇到火炎深渊的沉睡者法尔纳巨虫,但是幸亏有惊无险,并无人员伤亡,不过让洛天幻疑惑的是,那法尔纳巨虫并不会那么毫无徵兆的就醒过来,并且直接袭击他们。洛天幻确定一定有一些家伙在暗中引导那个怪物,而审判教会的嫌疑最大。现在看来与其被动一直被阴,自己必须儘快找到审判教会所在位置了。
  
      目前洛天幻已经遭遇到了暴风的巡查者摩利希姆和火炎深渊的沉睡者法尔纳巨虫,现在就只剩下了那黑暗中的嚎哭者。每一个赛场boss在这颗星球上都是异常强大的存在,今天能击退法尔纳巨虫,完全是因为洛天幻抓住了法尔纳巨虫很难攻击到身体上渺小目标这个弱点,如果是在地面上面对法尔纳巨虫,可能结果就不一样了。
  
      说到法尔纳巨虫,洛天幻突然想起自己的系统背包里面还放着暴风的巡查者摩利希姆的一片黑色鳞片,本来想带到庇护所这里来研究的,但是忘记了,现在正好可以将那鳞片拿出来。
  
      那黑色的金属鳞片在庇护所内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属光泽,让人第一眼看上去,就以为是一面金属打造的单手盾牌,但是实际上这是一片鳞片,而且重量就和一个小盒子一样轻。
  
      "不知道防御力怎么样?"
  
      洛天幻从系统背包里面拿出一把人类联军常见的雷射步qiāng,对着那鳞片扣动了扳机,想试一试这鳞片的防御力。
  
      随着洛天幻扳机的扣下,一道道雷射飞射而出,打在了那黑色鳞片之上,接着那雷射打在鳞片之上,就如同雷射灯照在镜子上一般,那一道道雷射向洛天幻反射而来。
  
      洛天幻的反应也算是快,身体突然一侧,那雷射便从身体边擦过,而白悠正背对着洛天幻,在洛天幻背后小心翼翼擦拭着手中的盾牌,而那几道雷射直接突破白悠身上那民用装甲防御,准确打击到了白悠的菊花,接着……
  
      "啊!!!!!"
  
      那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传遍整个庇护所,所有人转身向声音的源头望去,却只看见白悠捂着喷血不止的菊花趴在那血泊当中,而洛天幻却完全一脸无辜的样子站在旁边。
  
      "队长,你对小白乾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菊花喷血?"
  
      "我们是清白的。"
  
      "……"
  
      ……
  
      "所以说这鳞片可以反射绝大部分光束类的能量攻击,这倒是一个大杀器啊!用得好的话可以给敌人一个惊喜。"莫言晃了晃手中这看似沉重的黑色鳞片,而这鳞片拥有着反射光束攻击的效果,可以当成反射盾来使用。
  
      "嗯,暴风的巡查者摩利希姆身上脱落的,被我带回来了,本来想对这鳞片研究研究,说不到可以找到对付暴风的巡查者摩利希姆的办法。"
  
      "不过现在看来对付暴风的巡查者摩利希姆的办法暂时是没有到,不过却发现了一个宝贝,如果能将暴风的巡查者摩利希姆身上的鳞片全部扯下来就好了。"
  
      "呵!老莫,真要打起来,那怪物可比法尔纳巨虫要难对付多了!"洛天幻可是见识过暴风的巡查者摩利希姆的飞行速度,本来对付空中敌人就不是很擅长,对方还是空中飞行速度那么快的boss,相比之下法尔纳巨虫要好对付一些。
  
      "喂喂喂,你们两个!我都已经菊花残了,你们还不关心我,还在讨论那什么鳞片,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白悠有些气愤地叫道,莫明其妙就飞来横祸,菊花连中几qiāng,到头来那始作俑者还一脸无辜的表情。虽然他的伤已经在医疗台上被修复,但是留下的心理阴影却没有被修复。
  
      "这样啊!你要坚强!"洛天幻从系统背包里面拿出一顶史诗品质的绿色贝雷帽,戴在了白悠头上。
  
      "坚强之帽,增加1000点防御和每秒10点回血,还带一个主动技,神器啊!"白悠看着头顶绿油油的帽子,瞪大了眼睛。
  
      "送给你了,不用客气。"洛天幻也不知道这坚强之帽自己是怎么爆出来的,虽然是史诗品质,而且属性bàozhà,但是看着那绿油油的坚强之帽,洛天幻就是不想戴,乾脆就当是补偿给白悠的吧!
  
      "谢谢队长!"
  
      "不用谢,你一定要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