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重生仙帝在都市 > 第301章 验明真身

第301章 验明真身

  两个维持法庭现场的警察直接就来到裴东军的身边将他一把拉住,强行的按回了原本他应该呆的地方。
  
    裴东军怎么也想不到周厚实怎么突然活了下来,他亲眼看到周厚实从十层高的楼房被推下,那样的高度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而且事后他也亲自检查了,周厚实确实是死的不能在死了,可现在周厚实却又活生生的站在了他的面前,这让他实在是难以接受。
  
    “好了,安静,请保持法庭的安静,如果再有人随便发出声音的话那我就只能把你请出去了!”莫恩宇一边锤着桌子,一边严肃的说着。
  
    看到法官都已经有些生气了,所有人也都没有再说话,生怕自己真的被请出去。
  
    裴东军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的思绪极速运转着,想着周厚实为什么会突然死而复生,而且还出现在了法庭上面。
  
    不对,我是亲眼看着他死亡的,那么高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的存活率,而且最后法医的鉴定结果也是已经死亡,这周厚实绝对有蹊跷。
  
    “法官大人,我现在怀疑这个周厚实身份的真实性,我请求对他进行DNA验证!”
  
    裴东军直接从自己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指着周厚实脸上满是坚定,他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周厚实会活着。
  
    而这周厚实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很简单,只需要DNA验证便可以了,这是最简单而且有效的办法,DNA是不会作假的。
  
    “好了裴局长,你这出戏还要演到什么时候啊,周厚实的DNA在昨天已经加急进行检验活了,而且在开庭之前便交给了法官大人,你可以问问法官大人这是真是假。”
  
    林东缓缓的站了起来,在他的眼中,这一场闹剧也应该结束了,直接给了裴东军最致命的一个打击,准备直接结束这场闹剧。
  
    裴东军还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一个结局,在周厚实的DNA对比上他还是抱有着一丝希望,希望在他眼前的周厚实并不是真正的周厚实。
  
    在莫恩宇面前的桌子上是有着一份有密封袋装着的DNA对比报告,这份报告一直都是密封的,上面没有一丝的被拆痕迹,可以说明在此之前这一直都是保持密封的。
  
    莫恩宇将这密封袋拿起来,给所有人都看了一眼,保证了里面的内容是完全被保密的。
  
    随便找了一个角,莫恩宇便将这密封袋直接撕来了,将里面的体检报告慢慢的拿了出来,将上面的内容一字不落的全都观看了一遍。
  
    之后,莫恩宇又将这份报告传给了其他人,最后传到了裴东军的手中。
  
    拿着手中的DNA对比报告,裴东军的手都在**,最后咬牙将整份报告看完,在最后的一个结论栏里面,清楚的写着:经对比,可确认是周厚实本人。
  
    这几个字彻底的打破了裴东军心里面最后的一道防线,手中的报告直接脱落,一页一页的散落在了地上。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一定是有人和他串通好了的,这不是真的,对,他故意买通的人,这份报告是假的,绝对是假的。”
  
    裴东军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他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现在却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最后,莫恩宇也看不下去了,重重的敲响了木锤,严肃的说:“好了裴东军,你这是在说我和他们串通好了么?”
  
    莫恩宇满脸的通红,胡子翘得老高,可见他现在很生气,他做了这么多年的法官,可从来都没有接受过任何一点贿赂,现在裴东军说他徇私枉法,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他。
  
    “这份报告是昨天下午加急做出来的,而且进行对比的也是楚城大学著名的生物教授,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这次对比实验是谁做的,他们又怎么可能与哪位教授串通?”
  
    这一次,裴东军那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莫恩宇的话犹如一场倾盆大雨,将他所剩的最后一点火星也彻底的扑灭了。
  
    苦笑了一番之后,裴东军颓废的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他的全身都瘫软着,他失败了,本来必胜的一次战斗,现在却彻底的输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裴东军,这最后的结果还没下来,你这急什么,莫非你真的是最后的凶手不成?”
  
    林东冷眼看着瘫死在椅子上的裴东军,脸上满是不屑,裴东军的反应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听到林东的话,裴东军的眼睛突然变成了猩红,坐起来看着周厚实,狠狠地说:“周厚实,你可要想清楚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在裴东军的话中,谁都能听的出来他的威胁之意,而且现在裴东军的脸上也没有了之前的淡然和得意,一脸的狰狞看起来让人有些害怕。
  
    周厚实白了裴东军一眼,完全没有把裴东军的话放在心上,之前在裴东军把他从十楼推下都没能够改变他的意志,更何况现在有些林东给他在背后撑腰。
  
    没有理会他,周厚实站在法庭的中央,一脸郑重的说:“法官大人,我可以为林先生作证,我不是被林先生和王总所害,害我的则是另有其人,这人便是他!”
  
    周厚实猛的转过了身子,伸出右手的手指头,一脸冰冷的指着裴东军,缓缓的说:“没错,正是裴东军,他让人将我从十层高楼推下。”
  
    周厚实这一句话说完,顿时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虽然说他们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但是现在被周厚实亲口从嘴里面说出来依然很震撼。
  
    作为当事人,周厚实的话最具有权威,毕竟当初被推下的可是他本人。
  
    “周先生,你口口声声说是我的当事人把你从十楼推下,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我有权代替我的当事人向你提起诬陷罪!”
  
    在这个时候,裴东军的律师站了出来,这一次他的话直接就戳在了周厚实软肋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