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点歪你的技能树 > 119 今晚吃狗肉

119 今晚吃狗肉


  “就……就这玩意儿?”程境心头无比震惊,蹦出了方言自己也没有察觉。
  尹先生也眉头紧蹙,面前的一幕带给了他无穷的震撼。
  本来已经利剑在手,准备好跟歹徒跟酒鬼大战一场,没想到就只看到了这么个玩意儿?
  尹先生觉得这件事情简直匪夷所思,他猛地抬头看着于东西:“你是不是找不出这件事的缘由了,随便找只狗就想来糊弄我们?”
  于东西还没有开口,程境便抢着回答了:“不,我知道肯定就是这只狗了。
  我们家的酒的香味很独特,这也是它卖得这么贵的原因之一。
  这只狗身上的酒味,一闻就知道肯定是我们家的酒;但是,这酒馆里的酒都已经没有酒气了,它肯定是之前就喝过!”
  尹先生听到这话,脸色铁青。
  不过,他看着这个欣喜的年轻人,也没有过多计较,闭了嘴不说话。
  “先生,不知道这狗是用了什么能力,将酒味全部带走,不留下一点的?”程境好奇问道,“您又打算怎么处理它?”
  于东西道:“这狗的能力我现在也不知道,大概要等它酒醒,才有机会了解。
  至于怎么处理它嘛,那就随便你了,毕竟偷喝的是你们家的酒。”
  程境点了点头:“不知道这醉酒的狗肉味道怎么样,今天晚上大家都留下来吃狗肉吧!”
  程境也不想打破砂锅问到底,搞清楚这狗是怎么将那酒的味道弄没有的了,他心头憋了一肚子火,现在就只想吃狗肉。
  “不要!”
  一声巨大的喊声传了过来,一直沉默着的程晓星突然挣脱了程境的手,往前扑去,趴在了那只狗的身上,像是保护这它。
  接着,他朝着程境哭哭啼啼说道:“爸,求你了,别杀了它!它是无辜的!
  它的酒量不大,喝一点就会睡着,就会睡成这个样子,那些酒坛子的酒,肯定不是它干的!”
  程境一下子走了上去,将程晓星拉了起来,大声叱问:“你认识这只狗?你知道它偷喝的事情?”
  程晓星刚刚一连串说出这么多话,是在被逼急的情况下,这会儿眼泪直流,话都说不完整了:
  “是——它好久以前就在这里了——它经常——喝我们家的酒——但是每一次就只喝那小杯子一杯——”
  断断续续的话语,却也让众人了解了来龙去脉。
  这只狗有些贪杯,时常来这酒馆偷酒喝,每次都是一小杯就会酩酊大醉,倒在屋顶不省人事。
  程晓星贪玩,时常跑到这上面来,也就无意间发现了它。
  小孩子对这些动物总是情有独钟,经常来看它,努力薅狗毛,一来二去就跟着狗熟悉起来,发现了它喝酒的规律,便自己偷偷从开封了的酒坛子里给它倒酒喝。
  听完这些,于东西笑了。
  这世界,还真是有趣,连只狗都这么聪明。
  程境也不知道该做个什么样的表情,只好小心翼翼地朝着于东西看了过来,问道:“先生,您看这……”
  “这小孩子说的应该是他自己认为的真话,至于是不是真相,我就不知道了。
  我看,不如将这狗抓起来,等它醒过来,搞清楚这事儿到底是不是它干的,再做决断。”
  程境点了点头。
  他倒是不在意,这只狗是不是被冤枉的;但他害怕,没有找到真正的罪魁祸首的话,要是后头家里的酒又被祸害,该怎么办。
  “那就麻烦于先生了。”程境朝着于东西拱了拱手。
  于东西摆了摆手表示不麻烦,便朝着楼梯的方向走了过去——这一直弯着腰,实在是太难受了。
  尹先生的徒弟很自觉的将那狗扛在了身上,带了下去。
  于东西一边走着,一边琢磨。
  自己说是那狗醒过来就能够搞清楚,可是当时将这狗带入了人的情形,觉得问一问就可以了。
  但狗就是狗,又不会说人话,这可怎么办才好?
  下楼来,于东西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掏出了一面镜子。
  他看了看头顶的技能树,先是自己尝试了一下。
  过去,各种正常的技能,他都能够直接通过自己的想法,让它呈现在技能树上,只不过因为从来没有学习过,级别先是会是门外汉,经验点0。
  接着,他就能够直接加点,提升那项技能。
  但是这一次,技能树没有什么反应,没有什么变化。
  于东西只好尝试着跟它商量。
  “兄弟,你能不能帮个忙?”
  技能树一动不动。
  “给我搞出个分支来呗,你不是经常干那事儿嘛,虽然这次的可能要困难一些,但您这么法力高强,肯定什么都会!”
  技能树一动不动。
  “这次要是成了,我送点技能树给您吸收,不用来加点了,您看怎么样?”
  技能树一动不动。
  “大哥!我叫你声哥!你就动动吧!爸爸!爷爷!祖宗!”
  技能树一动不动。
  “唉——”于东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放弃了。
  这技能树,不知是油盐不进,还是根本没有智力,只是个根据系统行动的工具。
  但是,直接让自己会说狗话这个想法,算是行不通了。
  接着,于东西又用同样的方法,尝试了“与狗精神沟通”、“教狗说人话”、“教狗写作文”等等一系列的能力,技能树都是一动不动。
  “那我要你何用?”于东西嘀咕道,决定想别的办法。
  他将整抱着那只狗,不愿意撒手的程晓星叫了过去。
  “小朋友,你能跟我讲讲,你是怎么跟这只狗沟通的吗?”
  程晓星长大了眼睛,被这个问题转移了一直在狗身上的注意力:“自然是靠跟他说话。”
  于东西眼睛亮了亮:“它能听懂?”
  “当然了,它可聪明了,当然能听懂!它只是有主见,不管我说了什么,都不照着做罢了。”
  于东西扶额。
  这是怎么看出来,那狗听懂了这些话的?
  于东西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了,只好破罐子破摔,走一步看一步,先等那狗醒了再说。
  程晓星一下子冲回了狗的身边,于东西的目光随着他移了过去。
  这一下,便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