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253章 做了好事记得要留名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廖劲默然良久,等老贼坐下后,低声问道:“你这个随从哪寻来的?”
  
  杨玄笑道:“捡来的。”
  
  老贼当年在长安大牢中蹲着,躲避北辽皇室侍卫的追杀。坐牢做烦了,又担心后患无穷,所以甘愿跟着杨玄厮混。
  
  只是没想到最后上了讨逆的贼船,下不去了。
  
  “游历北辽,还参观过皇陵,会伪造印章文书……”
  
  “只是些小道罢了。”
  
  老贼当初在盗墓界独孤求败,被人撺掇去了北辽盗墓,盗的还是皇陵,结果被侍卫一路追杀。
  
  若是谁高喊一声此人就是当年的盗墓贼,杨玄敢打赌,耶律喜愿意用建水城作为代价抓获老贼。。
  
  赫连峰会狂喜过望,随后咬牙切齿的把老贼带到皇陵前,先嚎哭几声,说子孙无能,令祖宗蒙羞了。随后把老贼千刀万剐,祭奠祖宗。
  
  “先进城摸清城中的情况,随后再伪装成金山城官吏来查验。有趣的谋划。老夫此刻倒是有些明白为何刘擎对你如此偏爱,换做是老夫,麾下有这等机灵且武勇,才干不凡的官员,也会偏爱一二。”
  
  “副使过奖了。”
  
  领导夸赞你,切记要谦逊,但又不可谦逊太过,否则会给领导留下此人虚伪,城府颇深的印象。该欢喜就得流露些出来,但又要有些谦逊的姿态。
  
  你要说这样做人好难,比做演员难多了,可这样的上等人无数人都想做。
  
  人生如戏,人类从诞生开始就一直在演戏,演技好的成了王侯将相。影帝成了帝王,影后成了皇后,最佳男配角成了宰相重臣……
  
  翌日,城门打开。
  
  成家的车队在城外等了半宿,一边发牢骚一边进来。
  
  成家是建水城首富,和耶律喜关系也不错,不,是和历任城守关系都不错。
  
  其一,新官上任要和地头蛇打好关系,否则地头蛇会给你下绊子。其二,但凡聪明的地头蛇都会在自己吃饱之余,也让新官吃个半饱。
  
  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成家和耶律喜之间,就是狼和狈的关系。
  
  所以车队带队管事骂骂咧咧的,守城的军士们也只能赔笑。
  
  管事冷着脸指着车队,“可要查验?”
  
  “不用不用。”军士赔笑。
  
  管事冷笑,“大车上可带了大唐密谍,你等不查验,小心事后掉脑袋。”
  
  军士尴尬的道:“是小人错了,是小人错了。”
  
  管事冷哼一声,这才带着车队进城。
  
  等车队走远后,军士冲着管事的背影呸的吐了一口口水,骂道:“狗仗人势。”
  
  “哎!详稳来了,赶紧站好!”
  
  尊敬的详稳大人开始巡查了。
  
  他先巡查了城中,并无问题,也不可能会有问题。
  
  随即他带着数百骑出了城,准备去狩猎。
  
  深秋了,再过一阵子也该窝冬了,到时候想出去都不能。所以趁着现在天气还行,赶紧去打几头黄羊,回来好生补补。
  
  秋高羊肥,再来一坛子美酒,噢哟!这小日子连给个皇帝都不换。
  
  耶律喜走了一个多时辰后,来了四骑。
  
  “是官员,站好!”
  
  守城的军士目不斜视,一人喊道:“哪来的?”
  
  为首的官员是个年轻人,身后两个小吏,还有一个年轻随从。四人都带着斗笠,蒙着轻纱。这是防风的需要。
  
  年轻官员揭开面纱,鼻子里轻哼一声,近前说道:“拿获了大唐贵人子弟也不说送去金山城,自家押着,这是想越过金山直接和宁兴请功吧?也不怕功劳太大,压死了谁!”
  
  军士们心中一凛,随即脑补……
  
  拿获了那两个棒槌后,耶律喜第一时间令人去宁兴报信,又缓了半日后,才派人去金山报信。
  
  这是造成既定事实的意思。
  
  金山城肯定想把两个棒槌拿捏在手中请功,可这一下却只能望穿秋水,期望功劳下来时,自己也能分润一些。
  
  城守的怒火,怕是能焚烧了整座建水城。
  
  军士们不敢接嘴,就一人去查验身份。
  
  文书没问题,看着墨迹就是新鲜的。
  
  印鉴也没问题。
  
  “小人带路。”
  
  一个军士赔笑。
  
  “不用!”
  
  年轻人冷着脸,“用不起!”
  
  军士干笑,“是是是。”
  
  看着四人熟门熟路的往城守府去,军士们议论纷纷。
  
  “详稳这下算是得罪上官了。”
  
  “怕个屁!”
  
  “就是,详稳此次立下大功,回头怕是会成为金山那边的上官。”
  
  “看看方才那人的脸色,分明就是羡慕嫉妒。”
  
  四人到了城守府,门子见了冷着脸的杨玄,心慌的行礼,“敢问……”
  
  “金山城使者易木,奉命来查验人犯!”
  
  门子飞也似的跑进去。
  
  “金山那边来人了。”
  
  留守的官员一怔,旋即苦笑,“详稳晚了半日去禀告金山城,犯忌讳了,不过此事他倒是可以不在意,咱们却坐蜡了。”
  
  有人问道:“那该如何?”
  
  官员问道:“只说了查验身份?”
  
  门子点头,“是。”
  
  官员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若是要强行带走人犯,咱们就麻烦了。谁去?”
  
  众人你推我让,没人愿意去承受来自于金山城的怒火。
  
  至于身份,守城的军士就初步验证了。
  
  最后,一个小吏苦着脸被点出来。
  
  “恭谨些就是了。”
  
  小吏出去,行礼后,杨玄淡淡的道:“查验身份!”
  
  文书就在他的手中随风飘荡。
  
  小吏赔笑道:“不敢不敢。”,但他还是瞥了一眼,没错。
  
  “小人带路!”
  
  牢房在城守府的后面,得绕过去。
  
  外面有五个军士看守,压根不敢看这些上官,可见等级森严。
  
  进了牢房,杨玄蹙眉拉起了面纱,伸手在面前扇动。
  
  特娘的,真以为自己是宁兴来的贵公子不成?矫情!
  
  小吏和带路的狱卒腹诽着。
  
  一路到了最里面。
  
  陈子茂和潘正被关押在一间牢房里,脚被铁链捆着,一头连在了牢房中间的地桩上。
  
  听到脚步声,二人抬头,随后低下头。
  
  “我要问话。”
  
  陈子茂身体一震,觉得声音有些熟悉。
  
  潘正同样如此。
  
  陪同的小吏笑道:“可要小人帮忙?”
  
  杨玄斜睨着他,“你觉着自己能帮上忙?”
  
  老贼变着嗓子,尖利的道:“滚!”
  
  杨玄看了他一眼,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仔细一想,这不是太监的声音吗?
  
  麻痹!
  
  滚就滚!
  
  小吏知晓这里面说不得有些隐私,沾染上了自己倒霉,打开门后,就带着狱卒出去了。
  
  “你们……”陈子茂盯着四人看。
  
  “闭嘴!”杨玄眯眼看着他们,“脱衣裳!”
  
  “什么?”
  
  杨玄揭开面纱。
  
  “你!”
  
  稍后,二人脱掉了外裳,但裤子没办法。
  
  “副使。”杨玄回身。
  
  他也想装个比,奈何实力不够。
  
  廖劲上前,俯身在陈子茂的脚下一捏,铁链竟然被捏断了。
  
  他如法炮制,潘正也解脱了。
  
  “换衣裳。”
  
  廖劲和王老二和他们二人换了衣裳。
  
  此刻他们明白了用意,哪怕是做事儿讲究有来有往有回报的陈子茂,也在死里逃生的巨大惊喜下红了眼眶。
  
  “多谢副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