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狐:少一个子儿,你们的经就别想取了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无二山,太一洞。
  
  孙悟空跪坐在地,鼻青脸肿,被打得三藏都认不出来。
  
  引以为豪的金刚不坏之身好似失灵,没能展现半点神通,猪八戒都没用上太阳真火,只靠拳头就能把孙悟空按在地上当抹布。
  
  大师兄和二师弟第一次见面,迅速确定了弟位。
  
  大师兄就是个弟弟。
  
  这和孙悟空的计划有些出入,在他的预想里,此时站着的应该是他,猪八戒才是跪着的那个。
  
  猴子心很累,攻略造假,通篇错误,下次再按照攻略走,他就是个锤子。
  
  这顿打没白挨,经过物理交流之后,他知道了面前的猪头究竟是何方神圣。
  
  当年大闹天宫的太阳星君。
  
  孙悟空也刷过大闹天宫的成就,但他是代打,看着战绩彪炳,实则和他本猴没半点关系。
  
  太阳星君不一样,货真价实的大闹天宫,先破斗部星斗大阵,再败纠察司数百灵官,被天庭公安部长真武大帝射落,身上插着一支专克金乌血脉的凤皇圣箭依旧无人能挡。
  
  直到四御之一的南极长生大帝下场,文昌帝君在旁辅助,怼天怼地的三条腿才伏法落网。
  
  差距太大,打不过,根本打不过。
  
  猴子已经不想着拿二师弟当出气筒了,只求二师弟没事别拿他当出气筒,还有那位在水里泡着的三师弟,求求上面人给条生路,别再往下界扔大爷了。
  
  猪八戒一拳KO孙悟空,迅速对其失去了兴趣,单手负后看着住了四百年的洞府,面上无悲无喜,旁人根本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背井离乡,情难自切?
  
  孙悟空这般猜测,并表示可以理解,被三藏用紧箍咒感化的时候,他偶尔也会想花果山。
  
  但显然,他全猜错了。
  
  猪八戒从未将此地视为自己的鸟窝,三足金乌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被压四百年无异于剪了他翅膀,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他在想烛龙说过的话,时代不同了,现在能打没用,混体制往上爬才是王道,否则你个三条腿的插鸡毛,你算什么鸟?
  
  呵,原来是小瘪三。
  
  猪八戒很矛盾,道理他都懂,他想往上爬,但又不想受制约,只想当个手握大权,看谁不爽就揍谁,而且不用负责任的大官。
  
  天宫有这种官位吗?
  
  别说,还真有。
  
  天后!
  
  想到这,猪八戒无语至极,说一千道一万,天宫的规矩是天帝立下的,和其相比,三千世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现在他还真就是个小瘪三。
  
  想当年,他和鱼鹰、长虫、杂毛鸡并称四大妖神,开天辟地创造灵土神境以及亿万妖族,又有兄弟们抬举,一同尊他为带头大哥,根本不用看他人脸色。
  
  何等风光,何等快活。
  
  终究是回不去了。
  
  都怪大天尊,活该被人打死。
  
  既然回不去,索性……开摆!
  
  正所谓摆字一念起,顿觉天地宽。
  
  猪八戒换个思路,觉得太阳星君也挺好,爬不爬上去不影响他和同事们打成一片。
  
  再换个角度,其实他也有背景,比如前小弟长虫,当年大闹天宫的时候,就是长虫站出来给他擦的屁股。
  
  而且,有没有一种可能,因为三界一派和谐安宁,天帝很喜欢看他和同事们互动?
  
  应该是的,否则又是血脉本源,又是前世记忆,又是大荒衍妖秘录,很难解释这些没由来的偏爱。
  
  他又不是手撕鸡,他的血脉可没诞生两位天后,他不过是四大妖神的带头大哥而已。
  
  猪八戒怨念满满,他不是针对叫花鸡,纯粹是觉得当鸟就该脚踏实地,凭真本事闯下一番事业,而不是像白斩鸡那样靠后辈的裙带关系上位。
  
  还一门双天后,呸,不要脸!
  
  ……
  
  镜头一转,孙悟空领着满腹牢骚,还在适应新环境的猪八戒返回高老庄。
  
  得知猪八戒也是大闹天宫的主,三藏的表情无比复杂,有两个大神通弟子保护,此去西方教定然有惊无险,但也意味着猪八戒有前科,和孙悟空一样是个蹲过号子的禽兽。
  
  这种不服管教之辈都有一个特点,屡教不改。
  
  孙悟空可以用紧箍咒感化,猪八戒犯了事,该如何是好?
  
  猛然间,三藏悟了,他还有大徒弟孙悟空。
  
  孙悟空犯了事,用紧箍咒感化,猪八戒犯了事,用孙悟空感化,如此一来就稳了。
  
  孙悟空此时抹去面上淤青,见三藏面上转忧为喜的神色变化,跟着连连点头,高驴固然是个榆木脑袋,抱大腿的道理还是懂的,有太阳星君打头阵,九九八十一难估计是……
  
  稳不稳暂且不说,毕竟上面不做人,没有困难也会创造困难。
  
  而且能打真没用,上面扔下几个有背景的‘妖怪’,比如那位的小舅子兼便宜儿子,太阳星君上了照样跪。
  
  唯一的好处,有二师哥猪八戒在,不用他孙悟空挑大梁了。
  
  事少责任少,终于能躺了!
  
  乐.JPG
  
  “恭喜长老,有这两位高徒护持左右,西行路上定然一帆风顺,再也不怕那些妖魔鬼怪拦路了。”高老太爷贺道。
  
  三藏颔首,眼角带笑,他也这么认为。
  
  孙悟空在一旁嗤之以鼻,一般的妖魔鬼怪自然不用怕,无须二师哥出手,一根铁棒就扫平了,怕就怕妖魔鬼怪有背景,随便站出来一个二师哥都要掂量掂量。
  
  ————
  
  峰回路转。
  
  流沙河。
  
  此处省略大段描述,详情请见原著。
  
  三藏在河边捡了个水怪,沙僧入伙,取经小队正式满员。
  
  令孙悟空庆幸的是,三师弟就是三师弟,不会像二师哥一样唤他大师弟,这很好,团队里面多了个弟弟,他终于有人可以欺负了。
  
  一对暗号,问了问来历,原来是灵官殿的兄弟,以前孙悟空和真武大帝喝酒的时候,他俩还碰过一杯。
  
  猪八戒探头。
  
  三师弟刚入伙就挨了一顿胖揍,旁边是喊着“不要再打了”的大师弟。
  
  ————
  
  峰回再路转。
  
  三藏骑着白马,孙悟空在前面探路,沙僧挑着担子,猪八戒躺在担子上。
  
  孙悟空摸出剧本瞅了瞅,别看他一而再再而三数落剧本无用,但每隔几天都会拿出来细细琢磨,剧本的细节改了很多,大纲没怎么变动。
  
  按剧本,收了八戒和沙僧,前面是万寿山五庄观,地仙之祖镇元大仙的地盘。
  
  三界之中有镇元大仙这号人物吗?
  
  没有。
  
  孙悟空很确定,三界并无镇元大仙,地仙之祖的称号也无人敢用,统御万地的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祇倒是能用,但人家贵为四御之一,无须多余的称号装裱自身。
  
  会是谁呢?
  
  孙悟空满心好奇,猪八戒也在猜测,取经小队除了三藏,其他成员都看过‘西游释厄传’。
  
  就连那匹白龙马也不例外。
  
  有别于孙悟空的好奇,沙僧的无所谓,猪八戒更多是手痒,立志躺平的他终究本性难移,有机会就惦记着打架斗殴。
  
  艳阳高照,清风抚绿。
  
  小溪两旁,松枝拔地而起,溪水清澈见底,浸润青苔,丝丝凉意驱散炙热,倾心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远方苍绿山脉地龙一般蜿蜒,遥遥可见一点灵光高悬,仿佛一颗巨大水晶惹人注目。
  
  惹到了三藏的瞩目,他让孙悟空前去打探一下,和主人家商量一下,今夜能否收留他们师徒几人借宿一晚。
  
  孙悟空正有此意,猪八戒刚好兴致正浓,主动请缨跳下担子,猪头猴头一并前去。
  
  很快,他们便寻到了万寿山的地碑,以及建立在此地的——青丘宫。
  
  准确来说,是青丘宫驻万寿山分院。
  
  朱门大院一派祥和,融入两侧郁郁葱葱,乍一看,并不是什么虎狼之地。
  
  确实,虎狼之地比这安全多了。
  
  孙悟空一脸严肃,猪八戒亦然,平心而论,青丘宫三个字的分量远高于五庄观。
  
  换成五庄观,孙悟空在接到剧本的情况下,真敢偷几个人参果尝尝鲜,可换成青丘宫,他只想问上一句。
  
  能绕路吗?
  
  青丘宫在天宫名气不大,少有仙神提及,不是因为不重要,可有可无,恰恰相反,因为主人家身份过于尊贵,又有监察三界的大权柄,仙神们不敢提及。
  
  那可是监部,先斩后奏,九出十三归,出了名的不讲理。
  
  放别的部门,最多拿钱不办事,监部不一样,一边收你的钱,一边抄你的家。
  
  什么,天规天条?
  
  监部的两位妖族大帝就是天规天条,天帝大天尊官方认定的。
  
  “二师哥,此地不宜久留,理应速速离去。”
  
  孙悟空额头冒汗,他曾在监部吃过大亏,那时他还是倒霉催的齐天大圣,为了疏通关系将大圣府的地契、房契赠予两位监部大佬。
  
  泥牛入海,音讯全无。
  
  事没办,房和地没了。
  
  后来纠察司的灵官查抄大圣府,缴获大量蟠桃和九转金丹,捉贼拿脏,罪名顺理成章落在了他孙悟空头上。
  
  天可怜见,那时大圣府已经不是他家了,他连钥匙都没有。
  
  忆往事尽心酸,醒来泪痕已干。
  
  孙悟空转身就要跑路,刚迈出去一步,就听到铃儿响叮当,定睛望去,三藏已经骑着白马赶到了。
  
  死马,你跑这么快作甚!
  
  孙悟空想走,猪八戒不想留,但九九八十一难近在眼前,岂是他们想退就能退的。
  
  这不,沙僧已经开始叫门了。
  
  几乎是瞬间,孙悟空和猪八戒就投去了杀人般的视线。
  
  沙僧不以为意,他带着任务下界,也是有剧本的。
  
  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真武大帝接到命令,命令来自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紫薇大帝。
  
  取经小队过于疲懒,谨慎难成大事,得有个冒失鬼时时刻刻踩雷,否则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天帝不尽兴,大家都没好果汁吃。
  
  问题不大,孙悟空和猪八戒还能再苦一苦。
  
  于是乎,真武大帝便推荐了自己的亲信,沙僧在团队里负责踩雷,但不负责背锅,更不用负责吃苦。
  
  视线如芒在背,沙僧一边叫门一边摇头,羡慕大圣和星君命好,两位爷自以为倒霉,殊不知多少人想吃苦,跪着都求不到门路。
  
  比如他,倾尽半生努力只拿了一个丑角的剧本,拼了命只求上面人能留意他一眼。
  
  吱呀~~~
  
  大门推开一角,白毛狐狸探头,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
  
  三藏望之大惊,吓得险些跌落白马,颤巍巍伸手指着后足站立的小狐狸:“妖,妖g……”
  
  大风起兮,灌了三藏一个饱腹,话到一半戛然而止。
  
  猪八戒轻轻收回衣袖,他可不惯着三藏,入伙至今也没唤过对方一句师父,直言道:“好大的风,和尚别说话,当心闪了舌头。”
  
  “二师兄言之有理,师父你先修一会儿闭口禅。”
  
  孙悟空三步并着两步上前,挤开傻夫夫的沙僧,作揖道:“叨扰了,我等师徒四人自东方大夏而来,去往西方拜佛求经,路过贵宝地迷失方向。小僧斗胆请教仙子,此地是什么山什么院,你家主人又是哪位大仙?”
  
  三藏在白马上目瞪口呆,好乖巧的猴,被紧箍咒感化的时候都没这么乖巧。
  
  还有,你管这叫仙子?
  
  的确是仙子,狐狸精在三千世界属于褒义词,江湖地位远超其他妖族,九尾狐一族足以和凤凰一族平起平坐。
  
  要不是凤凰一族也有背景,还是两个,早被九尾狐一族比下去了。
  
  在修仙界,狐狸精等同祥瑞,各个宗门都会请一条狐狸回山当吉祥物,好吃好喝供着,求一个风调雨顺。
  
  不请不行,其他家都请了,你不请显得太突兀。
  
  你清高,你了不起,改天你家就被抄了。
  
  在仙境,狐狸的地位更高,天帝取三十六重天中的一重天,独立开辟出青丘界,偏爱之意无需言表。
  
  小白狐似是还没睡醒,目光迷离许久没有聚焦,半晌后它回过神,见孙悟空依旧恭敬站立,对其颇有好感。
  
  “你刚刚说什么?”
  
  “叨扰了,我等……敢问仙子,此地……”孙悟空又说了一遍。
  
  “这里不是什么院,是万寿山青丘宫,我家主人拆了大圣府建的,她的名讳不便提及,你还是不要打听为好。”小白狐说道。
  
  “仙子言之有理,既如此,小僧就不问了。”
  
  孙悟空严肃脸点点头,完全没有因为大圣府被拆恼羞成怒,都是过去的事了,做猴要向前看。
  
  “你刚刚说你们师徒四人自东土大夏而来,去西方拜佛求经……”
  
  小白狐探头,看了眼还在放气的三藏:“这个漏气和尚就是三藏法师咯?”
  
  “仙子慧眼。”孙悟空赞道。
  
  猪八戒在一旁连连点头,收回之前的轻视,介猴还是有些用处的。
  
  道理他都懂,但有些话他说不出口,有些事他不屑为之,有猴子打头阵,免去了他不少麻烦。
  
  “我家二爷说了,如果是大夏和尚路过此地,便安排他们住下,顺便打几个果子给他们解解馋。”
  
  “竟劳二爷亲自开口,我等何等荣幸,便是死在西行路上也值了。”孙悟空一脸忠心,哗啦啦流下泪来。
  
  他没问二爷是谁,自觉跳过了这一段。
  
  小白狐哼哧哼哧推开大门,很卖力,尾巴都绷直了,它引三藏一行进入,期间又有几只小白狐蹦蹦跳跳赶来,对奇形怪状的师徒四人投以好奇的注目礼。
  
  孙悟空一摸口袋,暗道失策,许久不在天上混,竟忘了带几个苹果防身。
  
  正想着,旁边的沙僧取出来一个乾坤袋,里面全是苹果。
  
  孙悟空怒视之,好你个浓眉大眼的傻和尚,当年在酒桌上喝酒的时候可没看出来你满肚子都是心眼。
  
  万寿山的青丘宫并非宫殿,更像是建在山林中的避暑山庄,高门大院内部是一处巨大园林,山花野草皆由小狐狸栽种修剪,静谧安宁,舒心地令人发指,没有半点红尘俗世的喧嚣。
  
  三藏此时下马步行,本就英俊的他在仨徒弟的衬托下帅到发光,很快便引来了一堆狐狸强势围观。
  
  三藏压力很大,狐狸们目光灵动,绝非寻常,如料不差,一个个都是修行有成的妖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零点看书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零点看书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